设为首页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两性 >

首播不利?《我是歌手4》如何再造现象级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08 12:10

《我是歌手4》依然是现象级综艺吗?

首期节目全国网收视率1.0%,收视份额6.26%,较《我是歌手3》首播出现明显下滑,这就是《我是歌手4》首播交出的成绩单。

在收视率之外,除了赛制更加残酷之外,从歌手选歌的剑走偏锋到赛果的出人意料,尤其是老牌唱将的集体表现平淡和新人徐佳莹黄致列的精彩亮相,都令《我是歌手4》的“变”令人印象深刻。

首创国内专业歌手竞赛类音乐综艺,并在第三季达到节目收视巅峰的《我是歌手》,却在第四季遭遇了节目的最大敌人:它自己。如何跨越“三季魔咒”,成为行内最大的关注点,而对节目组来说最迫切的是,如何善用不够惊艳的首发歌手阵容留住观众?

一个被媒体广泛传播的数据是,《我是歌手》栏目给芒果台带来的总收入已将近40个亿。无论数字是非精确,《我是歌手》作为芒果台综艺旗舰和国内音乐类综艺代表的地位没有疑问。可是在音乐类综艺渐显颓势的大势下,《我是歌手4》继续维持现象级收视已嫌困难,何况还要面对来自互联网的口碑考验,观众对音乐类综艺的审美疲劳,才是最大挑战。

在节目的创新压力下,看上去慢腾腾的洪涛其实已经在着手为节目寻找新的看点,赛制成为最容易撬开的口子,首期节目后段收视明显上升,或许正是残酷赛制营造的悬念对收视率的强力拉动。

只是在赛制之外,《我是歌手4》如何寻找新的突破延续“现象级”?洪涛和本场并列末位的关喆和haya乐团,都必须耐心等待来自观众的“审判”。

什么是收视神器:下滑的收视率和话题疲劳的《我是歌手》

《我是歌手》第三季首播全国网收视达到1.71%。对比之下,第四季首播收视下跌明显,但是结尾最高份额较开始份额提升2.08倍,超越第三季首期1.58倍。也就是说,新赛制开始发挥收视威力,悬念开始吸引观众。

首播收视不佳并不是终章,《奔跑吧兄弟3》也曾出现首播不利的局面,但很快在后期节目中实现了收视反转,现在的问题是:如何稳住收视?

与外界评论《我是歌手》靠话题造收视并不完全一致的是,从《我是歌手3》收视率分布看,话题对收视的拉动作用并不明显:《我是歌手3》首播高开后,第5、6、7期到达高潮,然后一路走低,总决赛也未回升。对照来看,《我是歌手3》最大的争议性话题包括:孙楠退赛、张靓颖退赛、邓紫棋换歌事件,可是上述话题对应的几期节目都未出现收视率井喷。

所以,什么是《我是歌手》真正的“收视神器”,《我是歌手》高收视主要看什么气质呢?与外界评论不同的是,恰恰是音乐本身,或者说,歌手的音乐表现和比赛命运悬念,才是决定收视的关键。

让我们回到第三季的收视高点第5、6、7期,引爆社交网络的热点话题是什么呢?分别是:张靓颖逆袭、古巨基淘汰、郑淳元(theone)空降惊艳,不难看出,比起炒作式话题,更吸引收视的其实是歌手音乐上的突破式发挥和比赛中的戏剧性转折。

那么问题来了,对于《我是歌手4》来说,首期节目带来的音乐惊喜和戏剧性转折是否足够?

谁是黑马:愈发残酷的赛制和新人上位的舞台

如果说《我是歌手4》创造了一个之前谁也没有想到的赛制,那么第一期的歌手们则联手创造了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赛果。

从赛制上看,节目组的意图非常非常明显,就是从一开始就让比赛进入白热化。首期出场嘉宾从7人增加至8人,赛制也从排位赛改为抢位赛,首期就要有人淘汰,第2期再淘汰1名歌手,难怪李玟和李克勤这样的老将都频频在赛前喊紧张。

而在残酷的赛制之下,歌手们的排名则更令人惊讶:小嗓门的徐佳莹第一,韩国欧巴黄致列第二,李克勤第三,信第四,赵传第五,李玟仅获第六、关喆和haya乐团并列第七,需要在下一场中决出胜负。

然而这样的赛果并没有引发太大的网络争议。

首先是徐佳莹这个冠军拿得并无争议。从纪录片中寇乃馨等评委和微博网友的评价看,这位小嗓歌手对《失落沙洲》的深情演绎和现场的超稳定发挥都令意外的胜利来得理所当然。成名于台湾《超级星光大道》的徐佳莹原本就是比赛型歌手,演唱自己的《失落沙洲》更是游刃有余,现在的问题是,在“消耗掉”自己的另一首热门金曲《身骑白马》之后,徐佳莹还能有怎样的表现,才是决定其黑马之路能走多远的关键。



Top